>> 首页 / All tags / Random Book

一个风险偏好的实验

今天看《快思慢想》的时候,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实验:

想像美国正为一场亚洲爆发的疾病做准备,这个病预期会使 600 人死亡。有两个方式可以来对抗这个疾病,假设科学对这两种治疗方式的预测如下:

  • 假如采用 A 项目,200 人会得救。

  • 假如采用 B 项目,有三分之一的机会,600 人会得救,有三分之二的机会,所有人都会死。

大部分的人选 A 项目,他们偏好确定性,不喜欢赌局。

→  继续阅读需要: 2 min

分享somethingawful.com的论坛协议

今天逛 hacker news,意外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论坛,Something Awful,注册会员收费 10 美元,为了要过滤用户。好奇看了下他的论坛协议,觉得写的很有意思。尤其是这句:

不要使用任何口头禅、表情包、网络流行语或任何其他让您看起来像 12 岁孩子的废话。

原文地址见: https://www.somethingawful.com/forum-rules/forum-rules/

→  继续阅读需要: 4 min

收集发人深省的话

Somebody described Slack vs Teams this way:

有人这样描述 Slack vs Teams:

  • Slack is so easy and fun to use that we use it for things we shouldn’t be (fun channels, fun integrations). It creates too much noise and hard to extract signal. It ends up being distracting past 100+ people company.

  • Slack 使用起来非常简单有趣,以至于我们将它用于我们不应该做的事情(有趣的频道、有趣的集成)。它会产生太多噪音并且难以提取信号。它最终会分散超过 100 人的公司的注意力。

  • Teams is so bad that people try not to use it. It forces you to use it minimally because everything is terrible. It actually ends up being more productive than Slack.

  • Teams 太糟糕了,以至于人们尽量不使用它。它迫使你最少地使用它,因为一切都很糟糕。它实际上最终比 Slack 更有效率。

  • hn

考察一个人的判断力,主要考察他信息来源的多样性。有无数的可怜人,长期活在单一的信息里,而且是一种被扭曲,颠倒的信息,这是导致人们愚昧且自信的最大原因。 – 阿玛蒂亚·森(诺奖得主)

1949 年以后,沈從文没有进行过小说创作。他的书在三十多年间仅出版过一次。 维基百科

宗教和政权结合的程度越深,它就越恐怖。只要政教合一,就无法避免严酷对待异教徒,无法避免争端与战争。宗教思想具有绝对性,而国家是一个暴力工具。一个绝对的思想一旦和暴力工具结合,那就意味着“绝对思想+绝对暴力”。 - 杨飞

那些把肉从桌上拿走的人 教导人们满足。 那些获进贡的人 要求人们牺牲。 那些吃饱喝够的人向饥饿者 描绘将来的美好时代。 那些把国家带到深渊里的人 说统治太难,普通人 不能胜任。 – 布莱希特《致后代》

一个想成为自己统治者的民族,必须用知识赋予的权力武装自己。一个没有大众信息或获取信息的手段的民主政府,只不过是一场闹剧或悲剧或两者兼而有之的序幕。- 詹姆斯·麦迪逊(民主的危险性

这些是恐怖分子,他们并不完全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因为每天他们的位置都会根据他们的情绪而变化。 – 泽连斯基

你拼命生活了几十年,到时候历史教科书上只会用一句话概括:我们领导走了一小段弯路。 - tweet

“就连那些沦落到像马一样工作的人似乎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痛苦。特别像畜群的民族,”他写道,“他们往往更像机器人,而不像人。” – 爱因斯坦 1922 年的日记中评价当时的中国人

人们习惯于以某个统治集团的标准来定义客观正确性,只要这个集团的统治地位稳固。 - 罗素

1920年,罗素作为英国工党代表团的非正式成员,获得机会去访问刚刚建立的苏联。此次考察之旅使他对国家社会主义的批评比之前更加猛烈和尖锐,在他看来,人类生活中很多他极为珍视的东西都被一种狭隘和抽象的教条扼杀了。这种残暴的手段固然承诺人们能在未来过上更美好的生活,可是罗素不相信,一个人怎么能虐待人民多年然后指望他们有朝一日痊愈,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和列宁面谈一小时也没有令罗素改变观点,反而让他更加厌恶这个制度。一回到英国,他就写出了《布尔什维克的理论与实践》(1920),很多左派觉得此书的出版不啻为公然背叛。1949 年,罗素又一字不改地再版了这本书,此时,当年批评过他的很多左派自己也不再对苏联抱有幻想。 – 罗素全集

这几年的伊朗,从 2017 年开始,社会问题层出不穷,我们开始有各种各样激烈的抗争,工人阶级的、女性运动、气候(一些地区严重缺水)抗争、少数群体的抗争,这些年一个有一个抗争持续累积的过程,是不同被压迫群体团结的过程,也是一个社会建立共识和相互理解的过程,“现在我们也感受到被压迫了,更能理解其它群体处于被压迫的状态是什么感受了”。在 2009 年绿色革命时期,抗争的人们绝不会说,我们也要把注意力放在边缘群体上,看看他们的处境是怎么样。 – 端

这个世界是为有钱人的利益设计的。穷人的贫困不但因经济增长而加剧,也因经济衰退和停滞而加剧。 – 齐格蒙特·鲍曼《工作、消费主义和新穷人》

上层阶级希望劳动者只具有奴隶的价值。工人应该是勤勉的、专注的,永远不要考虑自己,只对主人忠诚,依附于主人,他们应该认识到自己在国家经济中最适当的地位就是过去种植园经济时代奴隶所处的地位。我们平时赞赏的人类美德,到了奴隶身上就成为了罪恶。 – 齐格蒙特·鲍曼《工作、消费主义和新穷人》

父权制是怎么产生的?

在节育、抗生素和新生儿病房发明之前,大多数妇女的一生都消耗在怀孕、分娩、死于分娩、和生一堆孩子上,而由于婴儿死亡率高,又没有节育措施–这就把 16-40 岁的女性人口排除在外了,否则她们在领导/权力职位上会有很大的发言权。与此同时,这些人口中的所有男人,由于不需要被困在这项令人精疲力尽的致命工作中,几千年来,他们利用所有的空闲时间到处玩战争、国王的游戏,就这样,有利于他们的社会结构 - 父权制就被创造出来了 by reddit 网友

大多数人坚持他们一开始的任何事情——不管是什么原因决定了他们的选择。 - reddit user

我们长期以来一直想象的持续无休止的扩张的未来已经结束,一个由收缩定义的新未来即将到来 – 韦斯·杰克逊

基于 Yaml 的编程语言是由那些想知道 lisp 是什么但不知道的人构建的。 – hacker news 网友

被戳到。。刚发明了一种 yamlscript 语言的编程。然后去学习了一下Common Lisp

“小孩子都是这样。如果父母没在一旁看着,他们就觉得做的事情没意思。毫无疑问” – 高堡奇人

一个男人必须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天才,才能弥补他是如此令人憎恶的人。 – 海明威的第三任妻子这样评价他

→  继续阅读需要: 38 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