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All tags  >  Random Book

一个风险偏好的实验

今天看《快思慢想》的时候,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实验:

想像美国正为一场亚洲爆发的疾病做准备,这个病预期会使 600 人死亡。有两个方式可以来对抗这个疾病,假设科学对这两种治疗方式的预测如下:

  • 假如采用 A 项目,200 人会得救。

  • 假如采用 B 项目,有三分之一的机会,600 人会得救,有三分之二的机会,所有人都会死。

大部分的人选 A 项目,他们偏好确定性,不喜欢赌局。

→  继续阅读需要: 2 min

分享somethingawful.com的论坛协议

今天逛 hacker news,意外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论坛,Something Awful,注册会员收费 10 美元,为了要过滤用户。好奇看了下他的论坛协议,觉得写的很有意思。尤其是这句:

不要使用任何口头禅、表情包、网络流行语或任何其他让您看起来像 12 岁孩子的废话。

原文地址见: https://www.somethingawful.com/forum-rules/forum-rules/

→  继续阅读需要: 4 min

收集发人深省的话

谷歌在信息整理方面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强大。它们在各种领域都比人们想象的要强大,比如收集你的行动数据。他们在这方面非常擅长。但在数据搜索中,结果总是有限的。一个有趣的实验是走进图书馆,翻开一本书,随意翻开一页,找到一个事实或一条信息,把它写下来。这样做十次,然后上网看看这十次中你能找到多少。我们的感觉是,90% 的信息都在网上。我怀疑真正的答案是 0.9% - 诺兰

金钱无法购买专业知识。知识无法外包;我们必须自己理解事物。 - source

为什么我们因为焦虑的攀比而不开心?如何摆脱这种焦虑?卢梭说现代人为什么不快乐,人为什么无能狂怒,为什么感到痛苦,感到焦虑,基本上都来自于一个原因,那就是能力和欲望的不匹配。当你的欲望很大,但是你的能力又没有办法去满足你的欲望的时候,这个欲望和能力之间的一大一小就是现代人不快乐的源泉。那卢梭写这个埃米尔呢,其实是一本教育小孩的书啊,卢梭是从一个婴儿开始观察的,

在卢梭之前的一整个人类史上的教育学家和哲学家对于婴儿都有一个跟卢梭不一样的理解,主要是一个被亚历士多德影响的理解,在卢梭之前哲学家们觉得婴儿是一个潜在的成年人, 也就是说,如果成年人是一棵树的话,那婴儿就是一个种子。虽然说种子和树是两个不同的东西,但是种子中虽然说它暂时还没有树的特质,但是种子中又包含着树的前置,树的 potential,potentia,对吧?所以说,曾经的人们认为婴儿就是一颗成年人的种子,但是卢梭提出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对于婴儿的理解。

他觉得婴儿是一个暴君,婴儿是一个没有力量的暴君,没有任何权力的暴君。因而,他在思想上为什么是一个暴君?因为暴君的欲望是无限的。那这个老天爷的神奇之处在哪里呢?他让这个婴儿的力量非常弱小,婴儿几乎没有任何力量。卢梭在埃米尔的一开始反问读者说,你们能够想象一个健壮的有力量的婴儿吗?一个拥有力量的婴儿将会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他将是一个最恐怖的暴君。一开始他会命令他的妈妈把奶喂给他,然后卢梭说,他很快就会要求你把你的手表给他,亮晶晶的手表给他,他很快就会强迫你去帮他抓天上的小鸟,

他很快就会要求你把天上的星星也送给他,你要是没有办法完成的话,他就会直接把你搞死。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暴君,对吧?所以说卢梭说婴儿是一个暴君,因为他们根本就无法理解什么是过大的欲望,什么是不好的欲望,他们的欲望是无限的。所以说这个欲望和能力之间的不平衡, 这个一大一小, 它的极致体现就是从婴儿身上可以看出来。一个婴儿为什么整天哭闹和尖叫, 就是因为他们的欲望大到让他们想要吞噬这个世界, 但是他们的能力又极其弱小, 他们什么都干不了, 他们连抓握和走路的能力都没有。

那这个婴儿为什么整天哭闹呢?因为他们发现,通过哭闹他就可以操控这个世界,他可以让护士和妈妈,让他在发出尖叫的声音之后,立刻把这个玩具给他,或者说给他喂奶。于是在这个婴儿心中,他是一个神,他通过哭闹可以操纵世界。根据这个观察,卢梭提出了一个非常先进的育儿理念,他说,我们为了抑制婴儿的暴君思想,为了抑制在萌芽状态,作为一个护士和妈妈,我们要怎么做呢?卢梭说,一个不会讲话的婴儿,当他尖叫着哭着说他要放在卧室对面的那个玩具的时候,

我们不应该把这个玩具拿到他的面前,因为如果这样做的话,我们会给这个小孩一个错误的假象,就让他感觉到他可以通过自己尖锐的报名扭曲这个世界,操纵这个世界,让这个世界完成他的欲望,满足他的欲望。那我们要如何预防这个想法?卢梭说,在这个小孩开始哭闹的时候,我们要把这个小孩抱起来,把它放到这个玩具的面前,把这个小孩放到玩具的面前,而不是把玩具放到小孩的面前。这两个动作的差别在哪里?他说,这样就可以给这个小孩一个概念,他之所以能够获得这个玩具,是因为有一个人帮助他,给予他了双脚,

让他挪动到了这个玩具的面前。所以说,在这个小孩心中,他的潜在的暴君潜质就可以得到一定的矫正。通过这个动作,让小孩开始理解,我要学习如何走路才能够自主地来到这个玩具面前,才能够用我的力量获得这个玩具,才能够有一天不需要这个外人来帮助我,把我拎起来,让我获得这个玩具。当他有了这个想法之后,他就可以跟他之前那个想法,就是我要通过我尖锐的哭声操纵世界,让这个世界把玩具放到我的面前,他就可以用自主性的想法来代替他之前暴君的哭声。

—— 怎么停止焦虑的攀比?

“无论我们人类有多么的自私,我们都无法否认,人类确实拥有某些天性,让他关心他人的命运,把他人的福祉看做自己的事情,虽然除了为他人的幸福感到愉悦之外,他不会得到任何好处。“ - 亚当斯密《道德情操论》

“我在拍《小武》之前,看了无数的中国电影。我有非常不满足的地方。从这些影像里面,我们看不到当下中国人的生活状态,也看不到当下中国社会的状态,几乎所有的人都回避这个问题。我想十年以后,一百年以后,当人们再看中国电影的时候,他们看不到这个时代真实的面貌。影像在九十年代的缺失是令人非常焦灼的。九十年代中国的经济、社会和文化都处于一个强烈的转型期,时代进入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混乱、焦灼、浮躁的氛围里,每个人都在这个氛围里承受了很多东西。这种时代的变数,是一种兵荒马乱的感觉。我从普通的感情出发,希望能拍这样的东西。”(贾樟柯)

“互联网如今已经腐烂到只有 5 个网站了,其中的每一个都充斥其他4个网站的文字截图。” - source

曾经,富有意味着工作更少。 - source

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一切活动都以交换价值为目的,即以赚钱为目的。这种生产方式导致了对个人的强制,使个人无法选择职业、加班时间等。 - source

网络效应对新闻的破坏莫过于搜索引擎优化,来自谷歌等搜索引擎的流量诱惑导致出版商创建内容的目的不是服务受众,而是吸引那些搜索 “超级碗什么时候开始 “的虚假流量。 source

如果你不再关注忠诚度,只关心那些通过精心设计的 Facebook 标题或简介偶然进入你的页面的人,那么你的读者就会疏远你。 source

事实上,我认为投资者–不仅是那些支持上市前企业的投资者,也包括那些投资上市公司的投资者–已经完全与生产脱节,以至于现代企业的大量业务都是为了取悦投资者而非顾客,将产品战略变成了一种象征性的营销。我们的经济不是生产使用的东西,而是生产能提高使用率的东西–其结果是公众的创造力和创新力日渐衰退。 source

在这个 “创新 “的世界里,他们耗费数十亿美元试图实现功能均等,但似乎永远不会有特别有用的产品问世。 - source

故事发生在欧洲西海岸的一个无名港口。 [1] 一位衣着光鲜、富有进取心的游客在拍照时,注意到一位衣着寒酸的当地渔民正在渔船上打盹。这位游客对渔夫明显懒散的工作态度感到失望,于是上前询问渔夫为何躺着不去捕鱼。渔夫解释说,他早上去捕鱼了,捕到的鱼不多,足够未来两天用。

游客告诉他,如果他每天多次出海捕鱼,不到一年就能买一台马达,不到两年就能买第二条船,以此类推。游客进一步解释说,有朝一日,渔夫甚至可以建一个小型冷藏厂,之后再建一个腌制厂,开着直升机到处飞,建一个鱼餐厅,直接向巴黎出口龙虾,而不需要中间商。

不慌不忙的渔夫问:“然后呢?”

这位游客热情洋溢地继续说道:“然后,你就可以无忧无虑地坐在港湾里,晒着太阳打瞌睡,看着波光粼粼的大海”。

“渔夫说:“但我已经在这么做了。

开明的游客沉思着走开了,对渔夫没有一丝怜悯,只有一点羡慕。 - source

“如果说我有才华,那么我觉得我最大的出发点是不想跟别人一样,这一点逼得我要找不同的路径,或者找自己的角度。” - 十三邀 - 07:40

uBlock Origin 不仅仅是一个广告拦截器,它还是上天赐予我的礼物。它的功能足以让我选择任何还能运行它的浏览器。我们拭目以待。 - source

你说什么并不重要。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听到了什么。人不是机器人,所有的话都要经过一层厚厚的情绪和语境的过滤。如果一个人确信你是来对付他的,那么任何批评,无论多么合乎逻辑,解释得多么仔细,都会被听成 “你很差劲,我是统治者,我正在建立我对你的统治地位”。如果对方认为你非常有魅力,那么他们从你们的交流中得到的唯一信息就是 “我的暗恋对象注意到我了!”

我认识的很多善良的人都很善良,例如,他们不会告诉你你的作品是懒惰的垃圾,即使他们确信那是垃圾。他们的善良只是为了保护你当时的感受。就是这种善良,即使狗在厨房的台子上拉屎,他们也会坚持给它吃的,确保它永远不会停止拉屎。这些人往往并不关心你的幸福,而是更关心如何维护你对他们的感情。他们的仁慈是自私的,而且只有一英寸深。

人们会因为你的体重、收入、性伴侣、嗜好……任何他们认为你缺乏安全感的事情而试图羞辱你,无论这些事情是否真的在你的掌控之中。但羞耻感的存在是有原因的。社会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反馈你的习惯。因此,保持理智意味着学会如何回答这个相当简单的问题:“这里的批评者是真的有兴趣看到我变得更好 还是他们只是在拆我的台 好让他们在对比中显得更伟大?”,你要清楚地认识到什么应该羞愧,什么不应该羞愧。

在我所从事的行业中,我认识几十个有抱负的作家。他们认为自己是作家,他们在聚会上介绍自己是作家,他们知道自己内心深处有一颗作家的心。他们唯一欠缺的就是最后那小小的一步,那就是真正写出东西来。但是,这真的重要吗?在决定谁是谁不是真正的 “作家 “时,“写东西 “就那么重要吗? 看在上帝的份上,是的。

在你的内心深处,你非常同情穷人。很好。那你会为此做些什么吗?你会不会听到你所在的社区发生了一些可怕的悲剧,然后说:“哦,那些可怜的孩子。让他们知道我在想着他们”?如果是这样,那就去你妈的吧!找出他们需要什么,并帮助提供。每次大规模枪击案发生后,都会有一亿人为他们祈祷。这些善念的集体力量提供了什么?屁都没有。每天都有儿童死亡,因为我们数以百万计的人告诉自己,关心和行动一样重要。这是一种由大脑懒惰部分控制的内在机制,目的是让你不去真正做事。

你们当中有多少人现在走来走去都在说:“如果她/他知道我是一个多么有趣的人,她/他会爱上我的!“真的吗?你那些有趣的想法和主意是如何在世界上显现出来的?它们会让你做什么?如果你的梦中情人有一台隐藏摄像机,跟踪你一个月,他们会对你的所作所为印象深刻吗?记住,他们无法读懂你的想法–他们只能观察。他们愿意成为你生活的一部分吗?

只要他们从未创作出任何作品,他们的作品就永远是完美的,无可指责的

不要成为那样的人。如果你是那样的人,就不要再做那样的人了。这就是人们讨厌你的原因这就是让你讨厌自己的原因。

不要说你是个好人,那是最起码的。你讨厌自己并不是因为你自卑,也不是因为别人对你刻薄。你恨自己是因为你什么都不做。连你自己都不能 “因为你自己而爱你自己” – 这就是为什么你很痛苦,给我发私信问我觉得你的生活应该怎么过。算算吧:你有多少时间是用来消费别人的东西(电视、音乐、电子游戏、网站),而不是自己创造?其中只有一个能增加你作为人的价值。 - source

如果我们想变得更快乐,我认为首先要做的就是审视现有的各种选择,然后再想出该选择哪一种。在我看来,只有三种途径可以选择。我们可以改变我们的思维方式,改变我们消磨时间的方式,或者改变我们生活的外部事实。 - source

“没有人死的时候会说 “我希望我有更多的钱”。“ – source

“一旦某样东西具有专有性,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专有性也会逐渐增强。” – source

如果你的项目是赚钱的项目,那么你就很容易开展工作。不赚钱的项目就比较难做。最难的部分通常是士气。这也是成人比孩子更难的地方。孩子们只管投入地建造他们的树屋,而不用担心他们是否在浪费时间,也不用担心他们的树屋与其他树屋相比如何。老实说,我们可以从孩子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大多数成年人对 “真正 “工作的高标准并不总是适合我们。 - source

想到那些高中生为了通过考试而放弃建造树屋,坐在教室里尽职尽责地学习达尔文或牛顿的知识,我就有点难过,而实际上,让达尔文和牛顿成名的工作在精神上更接近于建造树屋,而不是学习考试。 - source

在自己的项目上工作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我不会确切地说,你会更快乐。更好的词应该是兴奋,或者投入。事情进展顺利时,你会很开心,但很多时候并不顺利。 - source

一个从不写作的人,对任何非琐碎的事情都不会有完全成型的想法。 - source

最终写入文章的观点有一半是你在写作时想到的。事实上,这就是我写文章的原因。 - source

创始人通常知道他们的问题是什么,但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相对重要性。 - source

“如果这不是你做的,你自己会用吗?” - source

1980 年,收入最高的 1% 的人控制着美国国民收入的 8%。底层 50% 的人分享了约 18% 的收入。如今,收入最高的 1% 人口约占 20%,收入最低的 50% 人口仅占 12%。 – source

人类与困难的活动之间有着复杂的关系,通常不喜欢进行这些活动,除非有强烈的动机(在这种情况下,这些活动可能会变得令人愉悦)。 - 如何增强长期记忆

“教育意味着获得不同的视角,理解不同的人、经历和历史。接受教育,但不要让你的教育僵化成傲慢。教育应该是思想的拓展,同理心的深化,视野的开阔。教育不应该使你的偏见变得更顽固。如果人们受过教育,他们应该变得不那么确定,而不是更确定。他们应该多听,少说,对差异满怀激情,热爱那些不同于他们的想法。”

人生来只是无知,愚蠢是后天造成的。 – 罗素

与该报主编沃尔特-科恩共同撰写的编者按指出:“我们的一些文章很有趣,而另一些文章则是由那些非常生气或相信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的人写的”。 - 美国新出版的纯印刷报纸重塑了慢慢阅读的艺术

“Everybody lies.” “每个人都在撒谎” – House

今天的计算机系统给个人和集体带来的危险,是我们在桥梁、摩天大楼、发电厂和导弹防御系统等更具体的结构中永远无法接受的。据报道,苹果公司的 iOS 9 更新导致某些手机 “变砖”,无法使用。谷歌文档等服务因神秘原因瘫痪,让那些工作依赖它们的人束手无策。与办公楼的结构完整性或国家核武库的安全相比,这些似乎都是小事。但仔细想想,你的晚期汽车经常莫名其妙地无法启动,或者你的办公室电梯经常把你困在井道里。计算机已经成为基础设施,但它的工作方式却不像基础设施。 – 程序员,请不要再自称工程师

How to be happy after joining Google as employee #23..

加入谷歌成为第 23 号员工后如何获得快乐?

And quitting before it got bad.

并在情况恶化之前退出。

保罗-布赫希特谈加入谷歌

我们硬是把常见的混乱秩序化。 - 2023.09.04

Obsidian. A great app, but it gives me the heebee jeebies to put so much reliance in plug-in developers with no real motivation to keep developing/supporting them other than their good will. Local storage is nice.

黑曜石。一个伟大的应用程序,但它让我感到不安,因为它把这么多的依赖放在插件开发者身上,除了他们的良好意愿之外,没有真正的动机去继续开发/支持他们。本地存储很好。

Source

如果你要为人们做一些东西,确保它是他们真正想要的东西。做到这一点的最好方法是制作你自己想要的东西。写下你想读的故事;建造你想使用的工具。由于你的朋友可能有类似的兴趣,这也将使你获得最初的观众。 - pg

People talk about the complexity of the infrastructure making it impossible to do everything yourself, but in my experience is exactly the opposite. The degree of abstration, automation, and high-level tools means that you kinda can do everything without knowing too much.

人们谈论基础设施的复杂性使得自己不可能做所有的事情,但根据我的经验,情况恰恰相反。简化、自动化和高级工具的程度意味着你不需要知道太多东西就可以做所有事情。

If people are introduced to a company without enough seasoned mentors, and without its culture and vision established, they add process and produce documents because it feels like productive work. Your customer doesn’t care about any of those things. - More Pablo

如果人们被介绍到一个没有足够经验丰富的导师的公司,并且没有建立其文化和愿景,他们就会增加流程和制作文件,因为这感觉像是富有成效的工作。你的客户并不关心任何这些事情。

我们的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被心胸狭小的社会竞争所消耗,而我们真的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 我们的欲望有问题

当我在大学里是一名计算机科学学生时,我认识的每个人都读 Slashdot。该网站成立于 1997 年,致力于为 “书呆子提供新闻。重要的东西”。它有大约一打简短的、由用户提交的关于当天技术新闻的故事。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故事包括一个简短的摘要和一个指向网络上其他地方的内容的链接。 - Slashdot 创始人 Rob Malda 谈为什么不会有另一个 Hacker News

旅游最重要的事实是:我们已经知道回来时会是什么样子。度假不像移民到外国、入读大学、开始新工作或坠入爱河。我们开始这些追求时,会像进入一个隧道的人一样感到不安,不知道走出来时会变成什么样子。旅行者则自信地出发,相信回来时自己的基本兴趣、政治信仰和生活安排不会有太大变化。旅行就像一个回旋镖,它会把你带回原点。 – 反对旅行的理由

游客是一种暂时闲暇的人,自愿离开家乡前往他处,以体验变化为目的。 - 主人与客人

旅行为“愚人的天堂” – 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

I abhor new ways of life and unfamiliar places. . . . The idea of travelling nauseates me. . . . Ah, let those who don’t exist travel! . . . Travel is for those who cannot feel. . . . Only extreme poverty of the imagination justifies having to move around to feel.

我厌恶新的生活方式和陌生的地方……旅行的想法让我恶心……啊,让那些不存在的人去旅行吧!旅行是给那些无法感受的人的……只有极度缺乏想象力才能理解为何需要四处流浪来感受生活。

– 葡萄牙作家费尔南多·佩索阿,《失落之书》

Fark site redesign is now live. Hope nothing breaks, we’re all out drinking.

Fark 网站重新设计现已上线。希望什么都没有坏,我们都出去喝酒了(fark.com)

Somebody described Slack vs Teams this way:

有人这样描述 Slack vs Teams:

  • Slack is so easy and fun to use that we use it for things we shouldn’t be (fun channels, fun integrations). It creates too much noise and hard to extract signal. It ends up being distracting past 100+ people company.
  • Slack 使用起来非常简单有趣,以至于我们将它用于我们不应该做的事情(有趣的频道、有趣的集成)。它会产生太多噪音并且难以提取信号。它最终会分散超过 100 人的公司的注意力。
  • Teams is so bad that people try not to use it. It forces you to use it minimally because everything is terrible. It actually ends up being more productive than Slack.
  • Teams 太糟糕了,以至于人们尽量不使用它。它迫使你最少地使用它,因为一切都很糟糕。它实际上最终比 Slack 更有效率。
  • hn

考察一个人的判断力,主要考察他信息来源的多样性。有无数的可怜人,长期活在单一的信息里,而且是一种被扭曲,颠倒的信息,这是导致人们愚昧且自信的最大原因。 – 阿玛蒂亚·森(诺奖得主)

1949 年以后,沈從文没有进行过小说创作。他的书在三十多年间仅出版过一次。 维基百科

宗教和政权结合的程度越深,它就越恐怖。只要政教合一,就无法避免严酷对待异教徒,无法避免争端与战争。宗教思想具有绝对性,而国家是一个暴力工具。一个绝对的思想一旦和暴力工具结合,那就意味着“绝对思想+绝对暴力”。 - 杨飞

那些把肉从桌上拿走的人 教导人们满足。 那些获进贡的人 要求人们牺牲。 那些吃饱喝够的人向饥饿者 描绘将来的美好时代。 那些把国家带到深渊里的人 说统治太难,普通人 不能胜任。 – 布莱希特《致后代》

一个想成为自己统治者的民族,必须用知识赋予的权力武装自己。一个没有大众信息或获取信息的手段的民主政府,只不过是一场闹剧或悲剧或两者兼而有之的序幕。- 詹姆斯·麦迪逊(民主的危险性

这些是恐怖分子,他们并不完全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因为每天他们的位置都会根据他们的情绪而变化。 – 泽连斯基

你拼命生活了几十年,到时候历史教科书上只会用一句话概括:我们领导走了一小段弯路。 - tweet

“就连那些沦落到像马一样工作的人似乎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痛苦。特别像畜群的民族,”他写道,“他们往往更像机器人,而不像人。” – 爱因斯坦 1922 年的日记中评价当时的中国人

人们习惯于以某个统治集团的标准来定义客观正确性,只要这个集团的统治地位稳固。 - 罗素

1920 年,罗素作为英国工党代表团的非正式成员,获得机会去访问刚刚建立的苏联。此次考察之旅使他对国家社会主义的批评比之前更加猛烈和尖锐,在他看来,人类生活中很多他极为珍视的东西都被一种狭隘和抽象的教条扼杀了。这种残暴的手段固然承诺人们能在未来过上更美好的生活,可是罗素不相信,一个人怎么能虐待人民多年然后指望他们有朝一日痊愈,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和列宁面谈一小时也没有令罗素改变观点,反而让他更加厌恶这个制度。一回到英国,他就写出了《布尔什维克的理论与实践》(1920),很多左派觉得此书的出版不啻为公然背叛。1949 年,罗素又一字不改地再版了这本书,此时,当年批评过他的很多左派自己也不再对苏联抱有幻想。 – 罗素全集

这几年的伊朗,从 2017 年开始,社会问题层出不穷,我们开始有各种各样激烈的抗争,工人阶级的、女性运动、气候(一些地区严重缺水)抗争、少数群体的抗争,这些年一个有一个抗争持续累积的过程,是不同被压迫群体团结的过程,也是一个社会建立共识和相互理解的过程,“现在我们也感受到被压迫了,更能理解其它群体处于被压迫的状态是什么感受了”。在 2009 年绿色革命时期,抗争的人们绝不会说,我们也要把注意力放在边缘群体上,看看他们的处境是怎么样。 – 端

这个世界是为有钱人的利益设计的。穷人的贫困不但因经济增长而加剧,也因经济衰退和停滞而加剧。 – 齐格蒙特·鲍曼《工作、消费主义和新穷人》

上层阶级希望劳动者只具有奴隶的价值。工人应该是勤勉的、专注的,永远不要考虑自己,只对主人忠诚,依附于主人,他们应该认识到自己在国家经济中最适当的地位就是过去种植园经济时代奴隶所处的地位。我们平时赞赏的人类美德,到了奴隶身上就成为了罪恶。 – 齐格蒙特·鲍曼《工作、消费主义和新穷人》

父权制是怎么产生的?

在节育、抗生素和新生儿病房发明之前,大多数妇女的一生都消耗在怀孕、分娩、死于分娩、和生一堆孩子上,而由于婴儿死亡率高,又没有节育措施–这就把 16-40 岁的女性人口排除在外了,否则她们在领导/权力职位上会有很大的发言权。与此同时,这些人口中的所有男人,由于不需要被困在这项令人精疲力尽的致命工作中,几千年来,他们利用所有的空闲时间到处玩战争、国王的游戏,就这样,有利于他们的社会结构 - 父权制就被创造出来了 by reddit 网友

大多数人坚持他们一开始的任何事情——不管是什么原因决定了他们的选择。 - reddit user

我们长期以来一直想象的持续无休止的扩张的未来已经结束,一个由收缩定义的新未来即将到来 – 韦斯·杰克逊

基于 Yaml 的编程语言是由那些想知道 lisp 是什么但不知道的人构建的。 – hacker news 网友

被戳到。。刚发明了一种 yamlscript 语言的编程。然后去学习了一下Common Lisp

“小孩子都是这样。如果父母没在一旁看着,他们就觉得做的事情没意思。毫无疑问” – 高堡奇人

一个男人必须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天才,才能弥补他是如此令人憎恶的人。 – 海明威的第三任妻子这样评价他

→  继续阅读需要: 55 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