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Owen,截止目前已写了 200 篇文章,大约 254202 字,最后更新时间:。 我把这里定位成我的数字个人花园,存放我的笔记,短想法(不愿意发在社交媒体上的短想法),我在另一个 Clip 网站上存放我阅读过的优秀文章, 在 About 页面了解更多关于我的介绍,在 Now 页面了解我最近在做什么。

被最多人点击的笔记:

最近发布的文章:

2024.05.01: 各种链接

在写了很多篇“各种链接”之后,我意识到我不喜欢按照这种“周刊”式的方式写东西,我更喜欢每一篇文章都有一个独立的主题,有点类似常青笔记的概念。为此我准备再造一个轮子 来实现这件事。轮子造好之前,可能还要继续用这种方式。

  • Jira是一种反模式

    • Atlassian 的 JIRA 最初是一款错误跟踪工具。如今,它已成为一个敏捷计划套件,“用于计划、跟踪和发布优秀的软件”。在许多组织中,它已成为软件项目的主要地图、所有开发工作的枢纽、臭名昭著的 “真相之源”。
    • 编写优雅的软件与艺术有一个共同点:软件的创作者在处理最小的微观细节的同时,还应该对项目的整体宏观愿景保持清醒的认识。遗憾的是,JIRA 含蓄地教导每个人在专注于细节的同时忽略更宏大的愿景。没有整体。充其量只有一个 “史诗”–但 “史诗 “的全部意义就在于被分解成更小的片段来独立完成。JIRA 鼓励分解宏观愿景。
    • “想象一下,有一个城市规划工具,可以轻松设计出包含高楼、住宅区、公园、商场和道路的城市地图……但它却不能轻松支持自来水厂、下水道、地铁隧道、电网等东西,这些东西只能通过笨拙的黑客手段(如果有的话)楔入其中。”
    • “现在想象一下,这个工具被用作建设蓝图,其中隐含的假设是:a) 社区是城市建设的基本单位;b) 城市是一个社区一个社区地建设起来的,而社区是一个街区一个街区地建设起来的。更重要的是,只有当上一个街区完全完工后,人们才会有动力继续进行下一个街区的建设,甚至连中间隔离带上的花朵都要种上”
    • 现在想象一下,城市的开发商、工程师和建筑工人被要求纯粹按照有多少社区和街区已经全部完工,以及每个社区和街区的进度来估算和报告进度。你觉得这是一个特别有效的城市规划模式吗?你觉得你愿意生活在这样的结果中吗?或者,在实践中,你是否认为城市发展的最佳方式可能更有机一些?
    • “要编写出优雅的软件,您必须在工作时同时考虑宏观和微观两个方面。JIRA 擅长管理微观部分。但你需要其他东西来管理宏观。”
    • 请允许我提出一些令人震惊的革命性建议:散文。是的,没错,就是连篇累牍的文字,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段落。我说的不是庞大的需求文档。我说的可能是一份 10 页的概述,详细描述整个项目的愿景,以及一份 6 页的架构文件,解释软件基础设施–城市的供水、排污、供电、地铁和机场位于何处,以及它们是如何工作的。当亚马逊为了召集会议而要求提供长达六页的备忘录时,这个要求似乎并不过分。
  • 我们需要恢复互联网的自然状态

    • 谁控制基础设施,谁就决定了未来。如果你对此表示怀疑,考虑一下在欧洲,我们仍在使用罗马帝国在两千年前绘制的道路,并居住在许多城镇和城市中。
    • Rewild 实践了每个优秀经理都知道的道理:雇佣最优秀的人才,为他们提供繁荣所需的条件,然后让他们自己去做。这与命令和控制的方式完全相反。
    • 如果你是在1970年代左右出生的,可能还记得童年时,父母车窗上粘着的死去昆虫要比现在自己车上的多得多,这反映出一个事实:全球陆地昆虫种群每十年减少约9%。那个时候,如果你对计算机感兴趣,可能会尝试自己编写简单的游戏。网络世界也是一个充满各种阅读材料的地方,而不是像今天这样,人们似乎只浏览那么几个网站。你甚至可能会尝试写博客。而对于2000年后出生的一代来说,他们可能会觉得昆虫稀少、鸟叫声减少的环境,以及日常生活中主要使用几个社交媒体和消息应用程序而非广泛浏览整个网络,是一种常态。正如杰普森和布莱思所指出的,每一代人都会将自己年轻时的自然环境视为正常,而不自觉地接受了前几代人所经历的自然环境的衰退和破坏。这种损害已经被内化,甚至被视作自然状态。
  • 数字时代的新闻媒体

    • 事实是,民主需要有知识的公民。任何政府机构都不能期望在不知道要管辖的议题的情况下运作良好,而人民统治意味着人民应该有知识。在代表民主制中,新闻媒体的角色是双重的:既向公民提供信息,又建立政府和选民之间的反馈循环。新闻媒体使政府的行动为公众所知,选民如果不赞成当前的政策趋势,可以在下一次选举中采取纠正行动。没有新闻媒体,反馈循环就会断裂,政府将不再对人民负责。因此,在代表民主制中,新闻媒体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
    • 新闻媒体的另一个相关功能是让人们接触到与自己相悖的观点。在互联网时代,这个功能可能是最有价值的;虽然人们可以从在线来源获取政府行动的信息,但在线找到与自己相同的观点却太容易了。选民的知情决策需要了解多种观点,这在选民独自寻找相关问题信息的情况下不太可能实现。新闻媒体提供了辩论的平台,同时也对所有方面的论点进行调解和策划。当然,假设媒体对所有观点给予平等或比例代表是理想化的,但许多媒体机构将自己呈现为非党派信息来源,这使他们比博客等在线来源更适合辩论,博客通常由一个个人或小组持有相似观点的人维护。
  • 行动让自己变得清晰

  • 向上管理

    • “重要的是要记住,亚当-莫塞里(Adam Mosseri)不是一个创造者,也不是一个工程师,更不是一个创始人,而是一个设计师,他找到了一条进入产品管理的道路,摆脱了从事实际工作的低谷,进入了管理的神殿。2020 年底,他对 Instagram 做出了可以说是最糟糕的改变,推出了 “Reels”,这是 Instagram 的一种 15 秒视频格式,旨在与算法驱动的 TikTok 竞争。卷轴 “迅速成为 Facebook 和 Instagram 上的主流内容形式,在你滚动时自动播放的 15 到 60 秒短片充斥着你的 feed,每个短片都是经过精心设计或付费制作的,以妨碍你真正想看的内容。”
    • “莫塞里和科技界许多最有权势的人一样,只是一个美化了的管理顾问,无法创造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 “这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科技平台之一的管理者–一个毫无道德、资质甚至思想的人。他只是一个会走路、会说话的形象代言人,只会含糊其辞地说说社交媒体能做什么、会做什么,而他的获利来源则是让你更难与亲朋好友沟通。”
    •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除了那些想卖东西的人之外,生成式人工智能并不能真正帮助任何人。当一家公司的关注焦点不是产品,而是产品能做什么的想法时,公司的文化就很少会专注于为真正的人打造有用的东西。当领导层由几十年来从未接触过一行代码的经理们主导时,没有人有能力判断软件是否优秀、有用或有价值。”
    • “这是硅谷管理派腐败的直接结果。虽然普拉巴卡尔-拉加万(Prabhakar Raghavan)可能是一位功勋卓著的计算机科学家和学者,但他可以说监督了雅虎的毁灭,而雅虎曾是网络上最具统治力的搜索引擎之一。亚当-莫塞里过去是,将来也永远是一个管理者,对自己没有参与建设的产品发号施令,并设计彻底毁掉了一个数十亿人使用的社交网络。”
    • “只要我们把未来托付给不懂软件开发的管理顾问和作秀者,硅谷就会继续受苦。”

J人的本命笔记软件:Capacities

这篇文章里不会讨论笔记/写作的重要性,引用一下《How to Take Smart Notes》作者 Sönke Ahrens 的说法:”如果你改变了对写作重要性的看法,那么你会改变对其他一切事物的看法。”,这篇文章主要是介绍 Capacities 组织笔记的方式,以及我对这种方式的认同。对笔记长期主义者来说,我认为这种方式就是最可持续的组织办法。

想象一下,当你打开笔记时,有一个大按钮问你是否要创建一个短想法、一个 Quote、一张图片、一个链接、一本书、一个地点或者是一个人,而不是首先问你要放在哪个文件夹或者要加什么标签

这就是我们大脑的工作方式,我们会自然地对信息进行分类,将类似的项目组合在一起,以此来理解它们,我们按照“刻板印象” 而不是“文件夹”模式来认识整个世界。

所以建立笔记前,先选择这个笔记的类型并不会让我们觉得有困难,这还会让我们的笔记更加原子概念化。

这样下来,我们的整个第二大脑都会由基于类型的对象组成,我们可以创建任何类型,为这些类型设置任何属性。它有一个完善的全文搜索,你可以在任何对象里用 @ 引用其他对象,你可以在对象创建之后把它归到某个 Collection, 也可以为某个对象打 Tag.

当你建立起这样一个基于对象的第二大脑数据库之后,你可以用它提供的强大的过滤条件来任意创建不同的视图。

→  继续阅读需要: 4 min

2024.03.03: 各种链接

  • 软件吞噬了媒体

    • 我认为公共市场和私人市场都已经与 “好企业 “的概念脱钩,取而代之的是对收入和市场份额永恒增长的渴求,而不管它们是在制造好产品,还是在制造过程中将人视为可有可无的东西。
    • 这些公司正大力发展热闹但无利可图的人工智能领域,在这个 “创新 “的世界里,他们耗费数十亿美元试图实现功能均等,但似乎永远不会有特别有用的产品问世。
    • 网络效应对新闻的破坏莫过于搜索引擎优化,来自谷歌等搜索引擎的流量诱惑导致出版商创建内容的目的不是服务受众,而是吸引那些搜索 “超级碗什么时候开始 “的虚假流量。
    • 如果你不再关注忠诚度,只关心那些通过精心设计的 Facebook 标题或简介偶然进入你的页面的人,那么你的读者就会疏远你。
    • 事实上,我认为投资者–不仅是那些支持上市前企业的投资者,也包括那些投资上市公司的投资者–已经完全与生产脱节,以至于现代企业的大量业务都是为了取悦投资者而非顾客,将产品战略变成了一种象征性的营销。我们的经济不是生产使用的东西,而是生产能提高使用率的东西–其结果是公众的创造力和创新力日渐衰退。
      • 任何形式的创意媒体都需要认识到,培养受众需要时间和金钱,不能只花一大笔钱就能实现。但是,这些疯狂的白痴和其他经济体一样腐朽。他们认为媒体必须 “足够大”,必须 “覆盖一切”,必须在 Y 季度达到 X 流量目标,否则就是垃圾。管理媒体的人看不到人或他们创造的事物的价值,而只看到结果带来的指标。
    • 同样是这些高管,他们却看不到像《叛变者》这样的媒体,或者其他一些只有几个人就能成功盈利的通讯社的成功,这说明人们需要的不是换汤不换药的同样的东西,而是有缺陷、不完美的人的明智意见。尽管你的内容可能比其他媒体的内容更常被谷歌收录,但这并不意味着读者会因为你能告诉他们如何流式传输最新一季的节目而真正信任你。今天,你所阅读的每一个媒体,如果都感觉像以前的影子–这样的媒体不在少数–都是在某些人的手中走到这一步的,这些人不阅读这些媒体,却拿着比维持这些媒体生存的作者高得多的薪水。
    • 所有这些问题都可以归结到一点–太多行业的经营者没有把客户视为产品或服务价值的接受者。这个问题是我写过的所有文章的核心,也很可能是我以后要写的所有文章的核心。这个问题让人痛心疾首,也让人深感丑陋,但认识到这一点只是扭转 “腐朽经济 “进程的一步。
  • 软件正在打败世界

    • 他们的战争是软件毒害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并将其货币化。其成本首先由有钱有势的人付出,然后这些人反过来又会给你的日常生活增加更多的负担。在他们的影响下,科技行业不再生产能够深化人类体验的软件,不再通过简化烦扰、建立联系和从根本上改善我们的生活来增强我们的能力,丰富我们的生活。
    • 一个更好的科技产业应该是年轻的、充满活力的、专注的和有趣的。一个更好的科技产业是为真正的人创造产品,而不是为风险投资推销和销售象征性的工具。一个更好的科技产业应创建财务稳健的公司,风险投资绝对有可能成为其中的一部分(例如,红杉早在1996年就为Nvidia提供了资金)–如果他们要冒险,就应该在有社会前景的大创意上冒险,而不是在男人们第三次或第四次骗局上冒险。
  • 不,你不想成为企业家

  • 这里是互联网,被生成人工智能谋杀

    • “现在,生成式人工智能使制造胡说八道的成本接近于零,我们清楚地看到了互联网的未来:一个垃圾场。谷歌搜索?他们经常在真实的事物中插入虚假的人工智能生成的图像。在Twitter上发帖?得到的回复往往是出售色情内容的机器人。但这只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仔细看看任何热门推文的回复,你会发现数十个由人工智能撰写的摘要,像愉快的维基百科式重复原始帖子,都是为了增加互动。Instagram上的人工智能模型积累了数十万的订阅者,人们公开推销他们创建这些模型的服务。人工智能音乐家充斥着YouTube和Spotify。科学论文正在由人工智能生成。人工智能图像混入历史研究中。更不用提个人影响了:从现在开始,每一个公众人物的女性都将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事实,即她很可能会遭到深度伪造色情内容的困扰。这太疯狂了。”
    • 公地悲剧是这样发展的。想象一个对所有人开放的牧场。可以预料到,每个牧人都会尽可能地在公地上放养更多的牛。这样的安排可能在几个世纪内运作得相当令人满意,因为部落战争、偷猎和疾病使得人和动物的数量远远低于土地的承载能力。然而,最终的日子到来了,也就是社会稳定的长期目标成为现实的那一天。在这一点上,公地的固有逻辑无情地产生了悲剧。
    • 正如哈丁所指出的那样,解决方案并非技术问题。无论如何,你都无法可靠地检测到人工智能的输出(这是OpenAI最初承诺的另一个方面),而这些公司也不会自我调节,因为它们有巨大的经济动机。我们需要一部类似于《清洁空气法案》的法律:《清洁互联网法案》。我们不能坐视人类文化被埋葬。
点击展开其余文章或进入下一页
最新的短想法🔗

2024.05.26: 发现我们享受到的价格取决于给我们提供服务的那个人想要的钱,这样的话,如果那个人生活成本低,或者不贪的话,我们就能享受到一个比较公平的价格。

2024.05.26: 不要把别人当傻X, 把别人当人。

2024.05.26: 今天听到这个播客节目 抄就完了 之后让我改变了对播客这个载体的看法。我以前会觉得播客是一种很低效的信息获取方式,所以我用 Podwise 来快速获取我感兴趣的播客内容,今天机缘巧合认识了 Ryan 之后仔细浏览他的主页,看到他在做播客节目《抄就完了》,Slogan是:“向有结果的人学习”,主要会邀请一些同龄的创业者来分享他们的认知。听完之后我才意识到这些输出,只会发生在播客里。印象最深的是这一期:《Vol. 002 19岁浙大休学 自媒体创业 半年八位数》,名字有点标题党,内容挺不错。

  • 嘉宾认为自己最大的动力来自于自己对赚很多钱的渴望(但是我似乎不太有,我比较希望不给自己压力。这会不会和嘉宾是温州人有关?周围的人都擅长赚钱,并且很有钱?)
  • 嘉宾认为对自己帮助最大的人是海参哥
  • 嘉宾认为有钱之后最让自己感到幸福的事是美食自由。

今天刷到这个 V 站上的帖子:合伙创业靠谱吗?, 发现中国人多真“好“啊,这个想法隔前几年一定会被所有人群嘲这是“就差个程序员”系列,但是这个帖子下面会有不少程序员想试试合作,所以我觉得把自己的想法真诚的说出来比藏在心里真的要好得多,这可能就是公开表达的意义,你能获得很多意想不到的机会。准备找时间多看一些 V 站上类似的帖子 - 2024.05.21

推特像公寓房,但博客是别墅。 -2024.05.16

做 “独立兔子洞研究员”。 - 2024.05.05

昨天碎瓜在群里丢了一个中文 RSS 列表的链接: https://morerss.com/zh.php ,我全部导入到本地 RSS 客户端(NetNewsWire)中,然后看了有8个小时了… 挺上头的。

  1. 有点像是在读小说里不同人的人生一样。
  2. 写的好的那些人,水准保持的很好(由于我只能拉取到最近10篇,所以一眼就能看到更吸引我的文章),点进博主的主页看【关于】的介绍,会发现果然没看错这个人。
  3. 里面有很少的一些人看起来已经财务自由了,但是还在折腾博客和笔记软件,这个观察挺震惊我的。
  • 2024.04.24

我想我现在理解什么叫:“你的特质需要被保护”这句话了。之前小宏告诉我这句话的时候,我还以为只是客套,他说你的特质(比如对于产品的想法,直觉和审美)很可贵,需要被保护起来。当我现在认识越来越多的人之后,发现一旦开始和某些”圈子“熟了之后,会很容易受到他们的影响。以前坚持的水准和道德标准会和所在的圈子看齐,离那个“有特质的自己”越来越远,所以最好还是要和那些一开始直觉上不喜欢的圈子/人保持一些距离。 - 2024.04.24

我靠,新加坡人这么有钱,竟然只给女佣 3000 块工资啊 - 2024.04.24

不喜欢看周刊形式的文章,希望每篇文章最好是一个标题下的内容,而不是汇总。个人觉得周刊形式的文章,作者写起来累,读者读起来也累。包括我博客里《各种链接》系列,写起来累死,因为至少要凑够个4条才好意思发,累死,等我的 EverEntry 上线,一举解决这个问题。 - 2024.04.24

那些满脑子只想着怎么赚钱的人在看到别人免费在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会不会偶尔也感到一丝惆怅?看到这个 网站 有感 - 2024.04.24

外交官应该没有 i 人吧… - 2024.04.23

应该要多和企业协作类的应用学习,学习他们的交互和设计,比如今天体验了 Clickup 交互和协作体验一流,感觉比 slack 或者 飞书都好用,似乎都可以整体替代飞书,太牛逼了。看完之后才知道原来让团队变得高效应该优先以文档,任务为中心,而不是聊天为核心。所以飞书和slack 其实都是反着来的,注定会降低效率。好震撼啊,这个应用就属于典型的,你不做出来,我就不知道自己需要的应用 - 2024.04.22

如果是一个稍微比较复杂的产品,那么应该长期维护一本产品之书,随时更新,而不是把各个教程分散到不同的地方。 - 2024.04.19

“雇佣最优秀的人才,为他们提供繁荣所需的条件,然后让他们自己去做。” - 2024.01.24, source

昨天看到一句话,说很多人的人生选择是搞错了方向的。假设说人生是无数的电视频道的集合,有的你特别爱看,有的一般般,还有3个频道你特别特讨厌,但是很多人终其一生都在看他们特别讨厌的这三个频道,他们就像着了迷,只看这三个频道,再也不看其他97个频道了,最后彻底遗忘了他们。所以作者建议要听从自己的内心,做最match自己性格和爱好的事。 - 2024/04/17, source

看读书博主的分享,会让我对自己的见识有更清醒的认识。比如假期发现的一个新 Youtuber 安争鸣, 她会用通俗易懂的语言介绍各种书。我对此的感受:一是发现好多书自己没读过,二是发现这些书竟然有中文版(能赚钱么…) - 2024.04.02

好的教育应该是让人找到自我,认识自我,而不是让人变得和其他人一个样。 - 2024.04.02

最近 Youtube 算法给我推荐了一个叫 纪实风云 的频道,这个频道目前大多数内容其实是许知远的十三邀的片段剪辑,但是他起了一些特别标题党的标题,所以经常能吸引我点进去观看,又由于十三邀的节目本身质量很好,所以我经常会看完… 这说明啥呢,这说明我们可以用一个好的标题重新分发一些好内容。 - 2024.04.02

同小区的人是不是可以合作解决一日三餐的问题?喜欢做饭的人每顿饭多做一点,然后另一些人包月包年的,这不是 win win嘛?想搞一个平台撮合一下这两类人,甚至还可以搞评分? - 2024-04-02

看到一个说法:笔记是一种无限游戏,没有结果,只有过程。而博客是一种有限游戏,因为产出了公开的作品:博文。这说明我们不应该当一个完美主义者,只在脑海中或草稿箱中保留想法,反之我们应该尽可能完成作品,公开它,然后不断的练习这个过程。 我更坚定做一个以公开为目的的笔记软件了。 - 2024-04-02

如果很多人想找你聊天,那么你就就会变得很有价值。 - 2024-04-02

让博客成为你唯一的真相来源。 - 2024-04-01

前几天朋友发给我这个开在深圳的女性独立书店 HalfBookstore,从主页可以看到店长从装修到开业的整个过程,还有书的选品都很棒,希望老板能赚钱!(我从中发现了另一个角度:用你独特的兴趣来创业,做出来的东西是多么的不同。 - 2024-03-24

独立开发者在开发某个 B 项目的时候,发现要用到 C 这个服务,但是 C 太贵了,所以就可以做一个 C 的平替。 - 2024-03-06

我觉得给公司用的各种产品好贵啊。。(独立开发者们可以颠覆一下! - 2024-03-05

独立开发者有一个优势… 就是会有不少志愿者来帮你做一些工作(比如翻译,完善文档,群管理之类的…

但是一旦变成公司身份之后,你不会想免费麻烦任何人… 而别人也不会想帮公司志愿做事…

而公司里的人做那些志愿者的事,通常会做的很烂,很潦草…

综上:还是独立开发者好!

  • 2024-03-05

我喜欢这些人!看啥不爽就购买一个域名,然后制作一个网站来讽刺某个具体主题的行为,比如:无服务器的恐怖 - 2024.02.29

看《十三邀》会觉得自己知道的人真是太少太少了…勉励一下自己要学杂,多了解不同领域的人,不同领域的事。 - 2024.02.17

今天看匪夷所思采访中指通 的视频,里面提到,一个人一年如果看100部A片,那么一生至少会看3000部,每部正版A片的价格大概200多块,所以如果他一生都看盗版A片的话,那么总共少花了 60万 人民币。 - 2024.02.14

昨天和网友聊天之后,我意识到:我之所以喜欢独立开发,很大程度上是我没遇到一个和我合作超出我预期的愉快的人(这很可能是我自己的原因,我很少对别人打开心扉,我也很少主动联系别人,我对人际关系几乎没有额外付出,而我似乎还很享受这种状态)。 – 2024.02.06

服了,今天才第一次体验 Google Meet, 也太好用了吧。。。我傻逼兮兮的给对方说我还没下载 Google Meet 的客户端,结果一查发现 Google Meet 就只有网页版,然后聊了2个小时,体验真的太好了。。。所以我不明白为啥国内的任何视频会议都要做客户端? – 2024.02.05

每个人的经历和性格都不一样,我感觉很难给别人建议,我们可能只能靠自己去摸索适合自己人生的哲学了。 – 2024.01.28

找到了人生方向:就是极致的优化自己这一生的“受教育”工作流,可能包括“如何压缩知识以便更加广博的学习更多东西”,“如何快速有效的记笔记”,“如何优化搜索过往的记录”,“如何产生高质量的输出”,“用什么媒介包装这些输出” 等等等等。 – 2024.01.24

刚在即刻上关注了一批 ISTJ 的人,想确认下我是否会爱上这些人,还是会讨厌他们。(作为反省的镜子) – 2024.01.20

找到了站着赚钱的好办法: 那就是不断寻找真正的好东西,然后推销这些好东西,或者做一个平替! – 2024.01.18

干啥都需要时间… 你想变得有智慧,你想擅长乐器,你想擅长演讲,你想擅长语言,你想擅长调酒,你想擅长社交,你想擅长幽默… – 2024.01.14

有些需求不一定要亲自做,也许在做所有的事情之前,可以先花一年时间体验一下大多数的应用,看看他们试图在解决什么问题。

有些人整天参加各种大会,有那么多人生经验要分享吗? – 2024.01.10

我社交媒体的粉丝 90% 是来自于我的【Title:沉浸式翻译创始人】,比如在即刻上,我什么都没做就上线了一下,然后被不少人看到了,关注数量直接从个位数来到了 1200 多人。这件事似乎佐证了这篇文章 的说法。

这还挺悲哀的,但似乎是客观存在的。

这件事对写博客的启示是:

大家都很忙,没人关心你的内心世界,你过往的点点滴滴的思考过程。大家要的只是结果。

所以,我们在博客首页最好为绝大多数人提供最好的文章,其他的零碎东西让真正想关注的人能看到即可。

– 2024.01.10

有意识地选择你所关注的事物,从经验中构建意义。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E3j_RHkqJc 我们每天看到的各种信息可以被称为“思想细菌”,正如细菌会利用你体内免疫力低下的地方,“思想细菌”也会利用你的免疫力弱点:“情绪”来让你兴奋。作为如果你的“免疫力低”(比如说情绪不稳定,受教育程度低),那么你很可能会被很多垃圾信息入侵。所以我们要提高警惕,不要被垃圾的“思想细菌”入侵。。 – 2024.01.08

我几乎没有仪式感,所以我很少会想去写年度总结之类的东西,我今天在床上躺了一天,在看《阿特拉斯耸耸肩》。 – 2024.01.01

每次新加的 500 人群,大多数人都是男的,有种压抑感… – 2023.12.29

“行动产生信息” 这个概念太重要了。今年产生了太多信息,太多问题了… – 2023.12.28

我还有很多事没想明白,我想停下来整理我的问题和我的探索。 – 2023.12.28

如果我只想帮助我自己以及和我有类似兴趣的人,那么我可以一直致力于做我自己用的东西(比如笔记软件之类的),但是如果我想帮助更多的人,那么我实际上要做一些更困难的事,比如提供就业岗位给需要的人。 – 2023.12.27

阅读不应该成为一种高级享受(需要花很多钱才能享受)。 – 2023.12.27

如果想探索有意义的生活,那么人还是要努力克制一些天性才行。你根本无法抵抗现在的算法。就比如我经常很难克制自己刷推特,这个时候需要一些工具,比如 Self Control App,它的特点是: 一旦设定一小时内不允许打开推特,你的世界就安静了,就算重启电脑也没用。 – 2023.12.26

如果你觉得信息太多,你的时间不够用,没法看过来,那么说明你还不够闲,要想办法让自己闲下来。 – 2023.12.26

我喜欢和其他的书呆子打交道。 – 2023.12.26

以有用为目的做东西,如果顺便能赚钱那当然很好,如果不能,我也会很开心。 – 2023.12.26

如果 PinBoard 的所有者去世了怎么办?, 我一直梦想一种类似 Solid 的解决方案,数据库按照统一的格式存取,比如存到 s3 里。 – 2023.12.25

我喜欢这样的定价模式:要么全免费,要么全付费,不然公司的利益就和用户不一致。或者,免费/付费的权益完全一致,因为有些人幸运的可以付得起账单,但是另外的人不可以。那么可以推出一个可选的付费层。免费+开源+可选的付费。 –2023.12.25

如果说以前我还对学精还是学杂还有疑惑的话,那么现在我没有了,All in 学杂,而不是学精。 – 2023.12.24

你应该用一个好电脑,但是你不能用一个好手机。让自己对电脑上瘾,而不是手机。 – 2023.12.20

我喜欢那种不用开任何聊天软件和邮件的状态,那才是真正自由的感觉啊。 – 2023.12.17

老板们都极度看好移动端,但是我极其讨厌移动端。移动端在我看来只能是一个 /tmp 文件夹和偶尔的生活辅助工具,我们大多数时间都应该花在电脑端才对。 – 2023.12.17

中国人太多的坏处就是大家都想做大事,这不太健康。我经常发现国外一些小国寡民的,就几十万人口,但是媒体能有好几百家… 所以我们完全可以从小事做起,我们的人口多,小众的人可能都能顶人家的一个国家了。 – 2023.12.17

我们应该尽量增加自己的内容的全球可发现性(互联网就是用来干这个的),有不少人在朋友圈有很多高见,但是好可惜,那个内容最终只是留在了一个封闭花园里。 – 2023.12.17

好多人都要出海,但是出海的目的其实说白了是赚钱,因为觉得外国货币竞争力高,或者外国营商环境好,这种驱动力还是有点太功利了。我对出海没啥兴趣,我还没太大的意愿解决美国人的问题,已经有那么多人去帮美国人解决问题了。但是中国人更多,而且中国人的信息环境和工具又那么烂,所以从这个方面来说,中国才是蓝海。 – 2023.12.17

有没有一种更好的商业推广方式? affman 的推广方式总是让人不舒服,可能和用户利益有冲突。可不可以有一个统一的基金,我可以在推荐的任何链接里加上那个基金的 affman 码,利益不归我,但是归到我想捐助的价值。 – 2023.12.12

你应该尽一切可能使用电脑,而不是手机完成任何事情。 – 2023.12.04

我在互联网上看到的大多数读书的项目都是欧洲人在维护,而不是美国人。请问是因为欧洲人更喜欢读书?还是更闲? – 2023.12.03

厌倦了公司总是为了利润给你提供一个不爽的低配。 – 2023.12.03

目前来看,我发现.com 的域名价格很舒服。一年 69 块左右。应该按照这个定价来卖东西。 – 2023.11.30

我发现,一个产品,要么完全免费,要么完全收费,不然软件开发商和用户总是会有利益冲突。 – 2023.11.19

只要我开始认真阅读 hacker news, 大约3个小时后,hacker news 就会ban掉我的ip, 所以我收藏了解禁 ip 的网址(你必须换一个ip才能访问这个接口: http://news.ycombinator.com/unban?ip=ip)

我现在看到一个产品,特别喜欢看他们的动机(为什么要做这个)以及核心理念。 – 2023.11.04

原来做一个产品,最先关注到你的永远都是竞争对手…(要小心!) – 2023.10.30

尽量按我的需求做东西,不支持 dark 模式,按我的审美,只支持我用的平台,只支持最新的版本。 – 2023.10.26

手机还是难用一点好,我现在用红米,一打开就各种广告,根本不想玩。 – 2023.10.11

我辞职之后的 3 年里,虽然也没做成啥,但是每天都有数不尽的事情想做,大多数时候都很兴奋,时间从来都不够用。 – 2023.09.22

故意把套餐设置成用户不够用以提高自己的利益是一种很贱的行为。 – 2023.09.22

只需要把 self-hosted 和命令行工具转成一个方便的 GUI,你会发现用户数量成倍上升。 – 2023.09.17

我想重置电脑,想给手机刷机,想随便读读东西 写点东西…(如果你现在过着这样的生活,那么你应该庆幸!) – 2023.09.14

我怀念的独立开发者的日子: 我可以花整整两周的时间,重置我的电脑,鼓捣我的个人配置文件,以便我下次重置电脑的时候方便点… – 2023.09.14

我之前特别不自信,总觉得别人都看错我了,(我自我感觉是给别人带来一种我好像比较特别的感觉,但是我觉得那是我装出来的,实际上我很恐慌,因为我觉得我在很多方面都很无知),但是好吧,我现在算是发现了,我是有一点点特别之处,但是这是基于国内的平均值太低,我只需要稍微不正常那么一点点,可能就会被别人认为特别。。 – 2023.09.14

点击查看所有短想法

最新的摘录🔗

“我在拍《小武》之前,看了无数的中国电影。我有非常不满足的地方。从这些影像里面,我们看不到当下中国人的生活状态,也看不到当下中国社会的状态,几乎所有的人都回避这个问题。我想十年以后,一百年以后,当人们再看中国电影的时候,他们看不到这个时代真实的面貌。影像在九十年代的缺失是令人非常焦灼的。九十年代中国的经济、社会和文化都处于一个强烈的转型期,时代进入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混乱、焦灼、浮躁的氛围里,每个人都在这个氛围里承受了很多东西。这种时代的变数,是一种兵荒马乱的感觉。我从普通的感情出发,希望能拍这样的东西。”(贾樟柯)

“互联网如今已经腐烂到只有 5 个网站了,其中的每一个都充斥其他4个网站的文字截图。” - source

曾经,富有意味着工作更少。 - source

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一切活动都以交换价值为目的,即以赚钱为目的。这种生产方式导致了对个人的强制,使个人无法选择职业、加班时间等。 - source

网络效应对新闻的破坏莫过于搜索引擎优化,来自谷歌等搜索引擎的流量诱惑导致出版商创建内容的目的不是服务受众,而是吸引那些搜索 “超级碗什么时候开始 “的虚假流量。 source

如果你不再关注忠诚度,只关心那些通过精心设计的 Facebook 标题或简介偶然进入你的页面的人,那么你的读者就会疏远你。 source

事实上,我认为投资者–不仅是那些支持上市前企业的投资者,也包括那些投资上市公司的投资者–已经完全与生产脱节,以至于现代企业的大量业务都是为了取悦投资者而非顾客,将产品战略变成了一种象征性的营销。我们的经济不是生产使用的东西,而是生产能提高使用率的东西–其结果是公众的创造力和创新力日渐衰退。 source

在这个 “创新 “的世界里,他们耗费数十亿美元试图实现功能均等,但似乎永远不会有特别有用的产品问世。 - source

故事发生在欧洲西海岸的一个无名港口。 [1] 一位衣着光鲜、富有进取心的游客在拍照时,注意到一位衣着寒酸的当地渔民正在渔船上打盹。这位游客对渔夫明显懒散的工作态度感到失望,于是上前询问渔夫为何躺着不去捕鱼。渔夫解释说,他早上去捕鱼了,捕到的鱼不多,足够未来两天用。

游客告诉他,如果他每天多次出海捕鱼,不到一年就能买一台马达,不到两年就能买第二条船,以此类推。游客进一步解释说,有朝一日,渔夫甚至可以建一个小型冷藏厂,之后再建一个腌制厂,开着直升机到处飞,建一个鱼餐厅,直接向巴黎出口龙虾,而不需要中间商。

不慌不忙的渔夫问:“然后呢?”

这位游客热情洋溢地继续说道:“然后,你就可以无忧无虑地坐在港湾里,晒着太阳打瞌睡,看着波光粼粼的大海”。

“渔夫说:“但我已经在这么做了。

开明的游客沉思着走开了,对渔夫没有一丝怜悯,只有一点羡慕。 - source

“如果说我有才华,那么我觉得我最大的出发点是不想跟别人一样,这一点逼得我要找不同的路径,或者找自己的角度。” - 十三邀 - 07:40

uBlock Origin 不仅仅是一个广告拦截器,它还是上天赐予我的礼物。它的功能足以让我选择任何还能运行它的浏览器。我们拭目以待。 - source

你说什么并不重要。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听到了什么。人不是机器人,所有的话都要经过一层厚厚的情绪和语境的过滤。如果一个人确信你是来对付他的,那么任何批评,无论多么合乎逻辑,解释得多么仔细,都会被听成 “你很差劲,我是统治者,我正在建立我对你的统治地位”。如果对方认为你非常有魅力,那么他们从你们的交流中得到的唯一信息就是 “我的暗恋对象注意到我了!”

我认识的很多善良的人都很善良,例如,他们不会告诉你你的作品是懒惰的垃圾,即使他们确信那是垃圾。他们的善良只是为了保护你当时的感受。就是这种善良,即使狗在厨房的台子上拉屎,他们也会坚持给它吃的,确保它永远不会停止拉屎。这些人往往并不关心你的幸福,而是更关心如何维护你对他们的感情。他们的仁慈是自私的,而且只有一英寸深。

人们会因为你的体重、收入、性伴侣、嗜好……任何他们认为你缺乏安全感的事情而试图羞辱你,无论这些事情是否真的在你的掌控之中。但羞耻感的存在是有原因的。社会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反馈你的习惯。因此,保持理智意味着学会如何回答这个相当简单的问题:“这里的批评者是真的有兴趣看到我变得更好 还是他们只是在拆我的台 好让他们在对比中显得更伟大?”,你要清楚地认识到什么应该羞愧,什么不应该羞愧。

在我所从事的行业中,我认识几十个有抱负的作家。他们认为自己是作家,他们在聚会上介绍自己是作家,他们知道自己内心深处有一颗作家的心。他们唯一欠缺的就是最后那小小的一步,那就是真正写出东西来。但是,这真的重要吗?在决定谁是谁不是真正的 “作家 “时,“写东西 “就那么重要吗? 看在上帝的份上,是的。

在你的内心深处,你非常同情穷人。很好。那你会为此做些什么吗?你会不会听到你所在的社区发生了一些可怕的悲剧,然后说:“哦,那些可怜的孩子。让他们知道我在想着他们”?如果是这样,那就去你妈的吧!找出他们需要什么,并帮助提供。每次大规模枪击案发生后,都会有一亿人为他们祈祷。这些善念的集体力量提供了什么?屁都没有。每天都有儿童死亡,因为我们数以百万计的人告诉自己,关心和行动一样重要。这是一种由大脑懒惰部分控制的内在机制,目的是让你不去真正做事。

你们当中有多少人现在走来走去都在说:“如果她/他知道我是一个多么有趣的人,她/他会爱上我的!“真的吗?你那些有趣的想法和主意是如何在世界上显现出来的?它们会让你做什么?如果你的梦中情人有一台隐藏摄像机,跟踪你一个月,他们会对你的所作所为印象深刻吗?记住,他们无法读懂你的想法–他们只能观察。他们愿意成为你生活的一部分吗?

只要他们从未创作出任何作品,他们的作品就永远是完美的,无可指责的

不要成为那样的人。如果你是那样的人,就不要再做那样的人了。这就是人们讨厌你的原因这就是让你讨厌自己的原因。

不要说你是个好人,那是最起码的。你讨厌自己并不是因为你自卑,也不是因为别人对你刻薄。你恨自己是因为你什么都不做。连你自己都不能 “因为你自己而爱你自己” – 这就是为什么你很痛苦,给我发私信问我觉得你的生活应该怎么过。算算吧:你有多少时间是用来消费别人的东西(电视、音乐、电子游戏、网站),而不是自己创造?其中只有一个能增加你作为人的价值。 - source

如果我们想变得更快乐,我认为首先要做的就是审视现有的各种选择,然后再想出该选择哪一种。在我看来,只有三种途径可以选择。我们可以改变我们的思维方式,改变我们消磨时间的方式,或者改变我们生活的外部事实。 - source

“没有人死的时候会说 “我希望我有更多的钱”。“ – source

“一旦某样东西具有专有性,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专有性也会逐渐增强。” – source

如果你的项目是赚钱的项目,那么你就很容易开展工作。不赚钱的项目就比较难做。最难的部分通常是士气。这也是成人比孩子更难的地方。孩子们只管投入地建造他们的树屋,而不用担心他们是否在浪费时间,也不用担心他们的树屋与其他树屋相比如何。老实说,我们可以从孩子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大多数成年人对 “真正 “工作的高标准并不总是适合我们。 - source

想到那些高中生为了通过考试而放弃建造树屋,坐在教室里尽职尽责地学习达尔文或牛顿的知识,我就有点难过,而实际上,让达尔文和牛顿成名的工作在精神上更接近于建造树屋,而不是学习考试。 - source

在自己的项目上工作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我不会确切地说,你会更快乐。更好的词应该是兴奋,或者投入。事情进展顺利时,你会很开心,但很多时候并不顺利。 - source

一个从不写作的人,对任何非琐碎的事情都不会有完全成型的想法。 - source

最终写入文章的观点有一半是你在写作时想到的。事实上,这就是我写文章的原因。 - source

创始人通常知道他们的问题是什么,但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相对重要性。 - source

“如果这不是你做的,你自己会用吗?” - source

1980 年,收入最高的 1% 的人控制着美国国民收入的 8%。底层 50% 的人分享了约 18% 的收入。如今,收入最高的 1% 人口约占 20%,收入最低的 50% 人口仅占 12%。 – source

人类与困难的活动之间有着复杂的关系,通常不喜欢进行这些活动,除非有强烈的动机(在这种情况下,这些活动可能会变得令人愉悦)。 - 如何增强长期记忆

“教育意味着获得不同的视角,理解不同的人、经历和历史。接受教育,但不要让你的教育僵化成傲慢。教育应该是思想的拓展,同理心的深化,视野的开阔。教育不应该使你的偏见变得更顽固。如果人们受过教育,他们应该变得不那么确定,而不是更确定。他们应该多听,少说,对差异满怀激情,热爱那些不同于他们的想法。”

人生来只是无知,愚蠢是后天造成的。 – 罗素

与该报主编沃尔特-科恩共同撰写的编者按指出:“我们的一些文章很有趣,而另一些文章则是由那些非常生气或相信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的人写的”。 - 美国新出版的纯印刷报纸重塑了慢慢阅读的艺术

“Everybody lies.” “每个人都在撒谎” – House

今天的计算机系统给个人和集体带来的危险,是我们在桥梁、摩天大楼、发电厂和导弹防御系统等更具体的结构中永远无法接受的。据报道,苹果公司的 iOS 9 更新导致某些手机 “变砖”,无法使用。谷歌文档等服务因神秘原因瘫痪,让那些工作依赖它们的人束手无策。与办公楼的结构完整性或国家核武库的安全相比,这些似乎都是小事。但仔细想想,你的晚期汽车经常莫名其妙地无法启动,或者你的办公室电梯经常把你困在井道里。计算机已经成为基础设施,但它的工作方式却不像基础设施。 – 程序员,请不要再自称工程师

How to be happy after joining Google as employee #23..

加入谷歌成为第 23 号员工后如何获得快乐?

And quitting before it got bad.

并在情况恶化之前退出。

保罗-布赫希特谈加入谷歌

我们硬是把常见的混乱秩序化。 - 2023.09.04

Obsidian. A great app, but it gives me the heebee jeebies to put so much reliance in plug-in developers with no real motivation to keep developing/supporting them other than their good will. Local storage is nice.

黑曜石。一个伟大的应用程序,但它让我感到不安,因为它把这么多的依赖放在插件开发者身上,除了他们的良好意愿之外,没有真正的动机去继续开发/支持他们。本地存储很好。

Source

如果你要为人们做一些东西,确保它是他们真正想要的东西。做到这一点的最好方法是制作你自己想要的东西。写下你想读的故事;建造你想使用的工具。由于你的朋友可能有类似的兴趣,这也将使你获得最初的观众。 - pg

People talk about the complexity of the infrastructure making it impossible to do everything yourself, but in my experience is exactly the opposite. The degree of abstration, automation, and high-level tools means that you kinda can do everything without knowing too much.

人们谈论基础设施的复杂性使得自己不可能做所有的事情,但根据我的经验,情况恰恰相反。简化、自动化和高级工具的程度意味着你不需要知道太多东西就可以做所有事情。

If people are introduced to a company without enough seasoned mentors, and without its culture and vision established, they add process and produce documents because it feels like productive work. Your customer doesn’t care about any of those things. - More Pablo

如果人们被介绍到一个没有足够经验丰富的导师的公司,并且没有建立其文化和愿景,他们就会增加流程和制作文件,因为这感觉像是富有成效的工作。你的客户并不关心任何这些事情。

我们的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被心胸狭小的社会竞争所消耗,而我们真的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 我们的欲望有问题

当我在大学里是一名计算机科学学生时,我认识的每个人都读 Slashdot。该网站成立于 1997 年,致力于为 “书呆子提供新闻。重要的东西”。它有大约一打简短的、由用户提交的关于当天技术新闻的故事。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故事包括一个简短的摘要和一个指向网络上其他地方的内容的链接。 - Slashdot 创始人 Rob Malda 谈为什么不会有另一个 Hacker News

旅游最重要的事实是:我们已经知道回来时会是什么样子。度假不像移民到外国、入读大学、开始新工作或坠入爱河。我们开始这些追求时,会像进入一个隧道的人一样感到不安,不知道走出来时会变成什么样子。旅行者则自信地出发,相信回来时自己的基本兴趣、政治信仰和生活安排不会有太大变化。旅行就像一个回旋镖,它会把你带回原点。 – 反对旅行的理由

游客是一种暂时闲暇的人,自愿离开家乡前往他处,以体验变化为目的。 - 主人与客人

旅行为“愚人的天堂” – 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

I abhor new ways of life and unfamiliar places. . . . The idea of travelling nauseates me. . . . Ah, let those who don’t exist travel! . . . Travel is for those who cannot feel. . . . Only extreme poverty of the imagination justifies having to move around to feel.

我厌恶新的生活方式和陌生的地方……旅行的想法让我恶心……啊,让那些不存在的人去旅行吧!旅行是给那些无法感受的人的……只有极度缺乏想象力才能理解为何需要四处流浪来感受生活。

– 葡萄牙作家费尔南多·佩索阿,《失落之书》

Fark site redesign is now live. Hope nothing breaks, we’re all out drinking.

Fark 网站重新设计现已上线。希望什么都没有坏,我们都出去喝酒了(fark.com)

Somebody described Slack vs Teams this way:

有人这样描述 Slack vs Teams:

  • Slack is so easy and fun to use that we use it for things we shouldn’t be (fun channels, fun integrations). It creates too much noise and hard to extract signal. It ends up being distracting past 100+ people company.
  • Slack 使用起来非常简单有趣,以至于我们将它用于我们不应该做的事情(有趣的频道、有趣的集成)。它会产生太多噪音并且难以提取信号。它最终会分散超过 100 人的公司的注意力。
  • Teams is so bad that people try not to use it. It forces you to use it minimally because everything is terrible. It actually ends up being more productive than Slack.
  • Teams 太糟糕了,以至于人们尽量不使用它。它迫使你最少地使用它,因为一切都很糟糕。它实际上最终比 Slack 更有效率。
  • hn

考察一个人的判断力,主要考察他信息来源的多样性。有无数的可怜人,长期活在单一的信息里,而且是一种被扭曲,颠倒的信息,这是导致人们愚昧且自信的最大原因。 – 阿玛蒂亚·森(诺奖得主)

1949 年以后,沈從文没有进行过小说创作。他的书在三十多年间仅出版过一次。 维基百科

宗教和政权结合的程度越深,它就越恐怖。只要政教合一,就无法避免严酷对待异教徒,无法避免争端与战争。宗教思想具有绝对性,而国家是一个暴力工具。一个绝对的思想一旦和暴力工具结合,那就意味着“绝对思想+绝对暴力”。 - 杨飞

那些把肉从桌上拿走的人 教导人们满足。 那些获进贡的人 要求人们牺牲。 那些吃饱喝够的人向饥饿者 描绘将来的美好时代。 那些把国家带到深渊里的人 说统治太难,普通人 不能胜任。 – 布莱希特《致后代》

一个想成为自己统治者的民族,必须用知识赋予的权力武装自己。一个没有大众信息或获取信息的手段的民主政府,只不过是一场闹剧或悲剧或两者兼而有之的序幕。- 詹姆斯·麦迪逊(民主的危险性

这些是恐怖分子,他们并不完全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因为每天他们的位置都会根据他们的情绪而变化。 – 泽连斯基

你拼命生活了几十年,到时候历史教科书上只会用一句话概括:我们领导走了一小段弯路。 - tweet

“就连那些沦落到像马一样工作的人似乎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痛苦。特别像畜群的民族,”他写道,“他们往往更像机器人,而不像人。” – 爱因斯坦 1922 年的日记中评价当时的中国人

人们习惯于以某个统治集团的标准来定义客观正确性,只要这个集团的统治地位稳固。 - 罗素

1920 年,罗素作为英国工党代表团的非正式成员,获得机会去访问刚刚建立的苏联。此次考察之旅使他对国家社会主义的批评比之前更加猛烈和尖锐,在他看来,人类生活中很多他极为珍视的东西都被一种狭隘和抽象的教条扼杀了。这种残暴的手段固然承诺人们能在未来过上更美好的生活,可是罗素不相信,一个人怎么能虐待人民多年然后指望他们有朝一日痊愈,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和列宁面谈一小时也没有令罗素改变观点,反而让他更加厌恶这个制度。一回到英国,他就写出了《布尔什维克的理论与实践》(1920),很多左派觉得此书的出版不啻为公然背叛。1949 年,罗素又一字不改地再版了这本书,此时,当年批评过他的很多左派自己也不再对苏联抱有幻想。 – 罗素全集

这几年的伊朗,从 2017 年开始,社会问题层出不穷,我们开始有各种各样激烈的抗争,工人阶级的、女性运动、气候(一些地区严重缺水)抗争、少数群体的抗争,这些年一个有一个抗争持续累积的过程,是不同被压迫群体团结的过程,也是一个社会建立共识和相互理解的过程,“现在我们也感受到被压迫了,更能理解其它群体处于被压迫的状态是什么感受了”。在 2009 年绿色革命时期,抗争的人们绝不会说,我们也要把注意力放在边缘群体上,看看他们的处境是怎么样。 – 端

这个世界是为有钱人的利益设计的。穷人的贫困不但因经济增长而加剧,也因经济衰退和停滞而加剧。 – 齐格蒙特·鲍曼《工作、消费主义和新穷人》

上层阶级希望劳动者只具有奴隶的价值。工人应该是勤勉的、专注的,永远不要考虑自己,只对主人忠诚,依附于主人,他们应该认识到自己在国家经济中最适当的地位就是过去种植园经济时代奴隶所处的地位。我们平时赞赏的人类美德,到了奴隶身上就成为了罪恶。 – 齐格蒙特·鲍曼《工作、消费主义和新穷人》

父权制是怎么产生的?

在节育、抗生素和新生儿病房发明之前,大多数妇女的一生都消耗在怀孕、分娩、死于分娩、和生一堆孩子上,而由于婴儿死亡率高,又没有节育措施–这就把 16-40 岁的女性人口排除在外了,否则她们在领导/权力职位上会有很大的发言权。与此同时,这些人口中的所有男人,由于不需要被困在这项令人精疲力尽的致命工作中,几千年来,他们利用所有的空闲时间到处玩战争、国王的游戏,就这样,有利于他们的社会结构 - 父权制就被创造出来了 by reddit 网友

大多数人坚持他们一开始的任何事情——不管是什么原因决定了他们的选择。 - reddit user

我们长期以来一直想象的持续无休止的扩张的未来已经结束,一个由收缩定义的新未来即将到来 – 韦斯·杰克逊

基于 Yaml 的编程语言是由那些想知道 lisp 是什么但不知道的人构建的。 – hacker news 网友

被戳到。。刚发明了一种 yamlscript 语言的编程。然后去学习了一下Common Lisp

“小孩子都是这样。如果父母没在一旁看着,他们就觉得做的事情没意思。毫无疑问” – 高堡奇人

一个男人必须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天才,才能弥补他是如此令人憎恶的人。 – 海明威的第三任妻子这样评价他

点击查看所有摘录

最近更新的笔记
展开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