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风险偏好的实验

发布于: · 最后更新时间: · 阅读时间: 2 min

今天看《快思慢想》的时候,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实验:

想像美国正为一场亚洲爆发的疾病做准备,这个病预期会使 600 人死亡。有两个方式可以来对抗这个疾病,假设科学对这两种治疗方式的预测如下:

  • 假如采用 A 项目,200 人会得救。

  • 假如采用 B 项目,有三分之一的机会,600 人会得救,有三分之二的机会,所有人都会死。

大部分的人选 A 项目,他们偏好确定性,不喜欢赌局。

在第二个版本中,项目的结果用不同的框架:

  • 假如采用 C 项目,400 人会死。

  • 假如采用 D 项目,有三分之一的机会,所有人都得救,有三分之二的机会,这 600 人都会死。

请仔细比较这两个版本:A 项目和 C 项目的后果是一样的,B 项目和 D 项目的后果也是一样的,但是在第二个框架中,大部分的人选择赌局。

这两个框架中不同的选择非常符合展望理论,确定事情和赌局之间的选择是用不同方式解决的,依据结果是好还是不好而产生这个不同。决策者在结果是好的时候,喜欢确定的事情,不喜欢赌博(他们是风险规避者)。当两个结果都是负面的时候,他们会拒绝确定的事情,接受赌博(他们是风险追求者)。这些结论在以钱为主的赌局和确定的事情时,已经很确定,没有人挑战了。这个疾病的问题显示,当被测量的结果是拯救的人命或死亡的人数,同样的规则可以适用。在这个情境,框架实验显示出风险规避和风险追求的偏好并不是真实界规范的,对同一个客观结果的偏好在不同的公式时,会逆转。

作者说这个测试对做重要决定的官员也不例外。有一次他被邀请去对一群公共卫生的专业人士演讲,这些人是做疫苗决策和其他项目决定的人。他利用这个机会给他们看亚洲疾病的问题,一半的人看「拯救生命」的版本,另一半看「失去生命」的版本,然后请他们回答问题。这些专业人士像其他老百姓一样,受到框架效应的影响,这很令人忧心,如果这些决策官员这么容易就被一个表面的肤浅的操弄所左右,国民健康的展望堪忧。不过我们一定要记得,即使是重要的决定也是受到系统一的影响。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遇到类似的事情的时候,一定要放慢去思考,最后再做出谨慎的决定。


回应区🔗

你有对这篇文章写回应吗? 你可以在这里提交你的文章网址或者推特链接(文章或推特内容需要包含这篇文章的地址,点击这里了解 Webmention):

回应内容会被 webmention.io 机器人收集,另一位机器人会在24小时内把回应展示到这里, 我记了一篇如何实现这个的笔记,也欢迎通过邮件 owen@owenyoung.comTwitter DM 和我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