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02: 各种链接

扩展

杨飞在湖南大学图书馆任职,由于其在网上发文,经常受到公安人员骚扰,同时领导和同事也经常给他压力:

除了同事和领导,也有其他朋友乃至亲人打电话来,大家都说以后别再作声了,或者先出国走人再说。我感谢大家的关心,但是每每回想起来也觉得悲哀。大家都在关心现实的利益,基本没有人关心具体的问题。没有人关心到底是哪些文章引起了争议,他们很多人基本都没看过我的主要作品。从 6 月到现在,唯一和我讨论过具体问题对错的就是那三位警官。

明是非乃是人生大事,读书的主要目的就在于如何辨别有人在胡说八道。评判一件事,最主要在于两点,第一讲证据,第二讲逻辑。讲证据就是说要弄清事实。这需要尽量搜集对立双方的说法,以及第三方观点,兼听则明才会有完整的图像。讲逻辑就是要考虑多种可能性,你的证据是否支持你的结论。最近南边的渔村很热闹,在我的高中同学群里,不要说先搜集独立第三方观点,有些人连对立双方的主要诉求是什么都不清楚,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在群里吼,我也是醉了。

他还在自己家搞了一个书吧, 我看他写的这篇记我的父亲杨作霖先生,就挺感慨生活的无常的,以及家暴对人一生的影响,比如他的父亲从小家暴他,在他父亲脑补手术后,在家基本上瘫痪了 10 年,脾气有时非常暴躁,又一次在家里无理取闹的时候,他也扇了父亲一个耳光。

看了不少博文,尽管大多数文章我都喜欢,但我觉得我在现实生活中未必喜欢此人,我在中国老派的男作家身上就没看到过对女性的尊重,虽然作者也没说什么出格的话,但是一个人对女性尊重不尊重总是可以可以在字里行间感受出来的,所以这一点上我应该不会他。

摘录

煤井下死了几个人都得追究渎职罪,全国死了上千万人,却只是个错误,看到这个决议我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 和大学生朋友们谈谈我对毛主席的个人看法

文革十年,我最痛心的是大批著名文化界人士的死亡,比如翻译家傅雷(和太太一起上吊自杀);女钢琴家顾圣婴(开煤气全家自杀);著名黄梅戏演员严凤英(服安眠药死于医院,死后还被剖腹);作家老舍(投湖自杀);前光明日报总编储安平(被批斗失踪);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主任李翠贞(开煤气自杀)。。。红卫兵小将直接把开水倒入教授的耳朵(据谭抒真回忆录),光上海音乐学院就有 13 位老师自杀

当年站到延安那一边的文人我可以理解,因为那时中国共产党看起来确实比较先进,抨击国民党独裁与腐败,并许诺民主与自由。但是 1949 年之后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之前策划工人罢工的,进城之后却严管罢工;之前策划学生运动的,后来却极力攻击学生运动;之前号召打土豪分田地,现在自己变成了全国最大的地主;之前攻击资本家剥削,现在自己变成了全国最大的资本家;之前鼓吹新闻自由,现在连微博都删;之前攻击国民党腐败,现在中国的腐败水平大家心知肚明。听其言不如观其行,为人民服务喊得很高,但是为人民币服务可能更妥当一些。 - 我的一封道歉信

分类: Journal 
标签Journal
发布于:   📝 帮我完善这个页面?

回应区🔗

你有对这篇文章写回应吗? 你可以在这里提交你的文章网址或者推特链接(文章或推特内容需要包含这篇文章的地址,点击这里了解 Webmention):

回应内容会被 webmention.io 机器人收集,另一位机器人会在24小时内把回应展示到这里, 我记了一篇如何实现这个的笔记,也欢迎通过邮件 owen@owenyoung.comTwitter DM 和我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