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汉代到近代,全中国那么多聪明人,可不都在闲着?

最近在遛狗的时候读《王小波全集》,看到这篇《智慧与国学》的一段话,觉得振聋发聩:

要不是达·伽马找到好望角绕了过来,我们还真闲着没事干。从汉代到近代,全中国那么多聪明人,可不都在闲着?

这让我想起前几天看到的视频,视频中台湾人嘲笑中国人“做核酸,笑死人”,这句话竟意外成了中国网络的一个新流行语。

对啊,全中国那么多聪明人,可不都在做核酸?

相比之下王小波写作的这个年代反而可能是中国聪明人最不闲的年代。

我认为这种巨大的智力资源浪费,可以被判为反人类罪,而且是最重的那一个。

看看简中现在的生态就知道了,当巨大的智力资源被浪费,作者们都戴着镣铐跳舞时,我们所能看到的电影,电视,文学,音乐,配得上 14 亿人的智力产出吗?

对此,王小波在《花剌子模信使问题 》里也触及到了要点:

对于学者来说,研究的结论会不会累及自身,是个带有根本性的问题。这主要取决于在学者周围有没有花剌子模君王类的人。

乔治·奥威尔对此的答案也很简单:

一切的关键就在于必须承认一加一等于二;弄明白了这一点,其他一切全会迎刃而解。

如果有一天,审判要来临,我建议判他们反人类罪。

分类: Random 
标签IdleRandom Book
发布于:   📝 帮我完善这个页面?

回应区🔗

你有对这篇文章写回应吗? 你可以在这里提交你的文章网址或者推特链接(文章或推特内容需要包含这篇文章的地址,点击这里了解 Webmention):

回应内容会被 webmention.io 机器人收集,另一位机器人会在24小时内把回应展示到这里, 我记了一篇如何实现这个的笔记,也欢迎通过邮件 owen@owenyoung.comTwitter DM 和我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