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洋鬼子在中国的快乐经历 (2022版)

王小波在洋鬼子和辜鸿铭中提到自己在匹兹堡大学图书馆看过一本荒唐的书《一个洋鬼子在中国的快乐经历》(我试着去网上找这本书但是无果),对这本书他总结到:

里面写了一个美国人在中国的游历。从表面上看,该洋鬼子是华夏文化的狂热爱好者,清朝末年,他从上海一下船,看了中国人的模样,就喜欢得要发狂。别人喜欢我们,这会使我感到高兴,但他却当别论,这家伙是个 sadist,还是个 bisexual。用中国话来说,是个双性恋的性虐待狂。被这种人喜欢上是没法高兴的,除非你正好是个受虐狂。据他说,有些西洋男人在密室里,给自己戴上狗戴的项圈,远没有剃个阴阳头,留条猪尾巴好看。他还没见过哪个西洋女人肯于把脚裹成猪蹄子。他最喜欢看这些样子,觉得这最为性感——所以他是性变态。

那个洋鬼子见到中国人给人磕头,心里兴奋得难以自制:真没法想象有这么性感的姿势——双膝下跪!以头抢地!!口中还说着一些驯服的话语!!!他以为受跪拜者的心里一定欲仙欲死。听说臣子见皇帝要行三跪九叩之礼,他马上做起了皇帝梦:每天作那么快乐的性游戏,死了都值!总而言之,当时中国的政治制度在他看来,都是妙不可言的性游戏和性仪式,只可惜他是个洋鬼子,只能看,不能玩……

在那本书里,还特别提到了中国的司法制度。老爷坐在堂上,端然不动,罪人跪在堂下,哀哀地哭述,这情景简直让他神魂飘荡。老爷扔下一根签,就有人把罪人按翻,扒出屁股来,挥板子就打。这个洋鬼子看了几次,感到心痒难熬,简直想扑上去把官老爷挤掉,自己坐在那位子上。终于他花了几百两银子,买动了一个小衙门,坐了一回堂,让一个妓女扮作女犯打了一顿,他的变态性欲因此得到了满足,满意而去。在那本书里还有一张照片,是那鬼子扮成官老爷和衙役们的留影。这倒没什么说的,中国古代过堂的方式,确实是种变态的仪式。不好的是真打屁股,不是假打,并不像他以为的那么好玩。所以,这种变态比 S/M 还糟。

看完之后我直呼牛逼,这洋鬼子把我们老中刻画的可真是入木三分啊,我在想这个洋鬼子要是在 2022 年来到中国(if he can),他没准会更兴奋,想象一下:

”那个洋鬼子见到中国人个个都做核酸,心里兴奋得难以自制:真没法想象有这么性感的姿势——拉下口罩!张大嘴巴!而且每天都要测!!!他认为中国人的心里一定欲仙欲死,而且听说,不管走到哪都要亮出自己的今日已检测健康码!要是密接,那就全楼都封起来!有的地方还有方舱!几千人锁在一个大房子里,这情景简直让他神魂飘荡!只可惜他是个洋鬼子,他不能拥有自己的健康码。“

分类: Random 
标签HumorRandom Book
发布于:   📝 帮我完善这个页面?

回应区🔗

你有对这篇文章写回应吗? 你可以在这里提交你的文章网址或者推特链接(文章或推特内容需要包含这篇文章的地址,点击这里了解 Webmention):

回应内容会被 webmention.io 机器人收集,另一位机器人会在24小时内把回应展示到这里, 我记了一篇如何实现这个的笔记,也欢迎通过邮件 owen@owenyoung.comTwitter DM 和我讨论。